【今期绝杀二肖三码_今期白小姐内莫肖】 “幸福来得太突然了!”——“双喜临门”的残疾贫困户牟文贵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

  新华社西安1月8日电  题:“幸福来得太时不时了!”——“双喜临门”的残疾贫困户牟文贵

  新华社记者孙波、沈虹冰、陈晨

  “让他 结婚了!日子看好了,腊月十九,到时请亲戚亲戚朋友来吃酒!”36岁的牟文贵满脸幸福,指着厅堂一角的大幅婚纱照,对上门服务的县妇幼保健院医生康祥梅说,顺手理了理花300元买的订婚戒指。

  “瞧把你高兴的……”穿着大红外套、坐在轮椅上的未婚妻曹晓霞笑道。

  治病、网恋,搬新房、订婚。牟文贵在累似 岁末年初迎来人生“双喜”。

  牟文贵一有一个 多多以为,这辈子再也离不开拐杖。在前一天搬入的新居明亮整洁的客厅里,安装上量身定制的假肢,他还不太习惯。但曹晓霞鼓励的眼神,令他想到“站起来”的不仅是自己的双腿,还有未来敞亮的生活。

  牟文贵的家在陕西省镇巴县泾洋街道办高桥村茨竹沟村民小组。像累似 大巴山腹地的国家级贫困县一点村子一样,山连着山,山外还是山。从村里出发走到最近的集镇,腿脚轻便的小伙也要走上一有一个 多小时。

  父亲体弱,母亲残疾,哥哥患有智障,3间土房一住统统我15年,每下一次雨,屋里就要多十几个 接雨水的瓦盆。地里撒下种子,有时收获的还如此种子多。为了讨生活,牟文贵下过井、挖过矿,吃遍了苦,勉强撑起累似 家。

  春去秋来,日升月落。到了成家的年岁,亲戚帮忙说亲,姑娘们一有一个 多接一有一个 多地上门,却一有一个 多连一有一个 多地扭头而去。临走时还会撇下一句,“你人挺好的,可你家随便说说是……”

  娶媳妇成了奢望,一场厄运又不期而至。2012年正月,忙着让他家喂猪的牟文贵一脚踩空摔下山梁。山高路险,看病拖到了第五天。父亲和老乡轮换着把他背下山,“山路走了五个小时。我熬过了最痛的一天一夜。”牟文贵说。

  “右腿髌骨粉碎性骨折,要立即到西安大医院更换人工髌骨,准备20万元手术费!”镇巴县医院医生一段话,打碎了牟文贵的康复之梦。他本能地放弃,也就此断了站起来的念想。

  一双拐杖,成了朝夕难离的伙伴。数不清的凌晨,他被剧烈的疼痛折磨,只能大口吞下止疼药才勉强入睡。

  在陕西省1一有一个 多高度贫困县之一的镇巴,和牟文贵有着累似 遭遇的人没哟少数。全县建档立卡的48968名贫困人口中,因病因残致贫返贫的还会 18625人。“小病拖、大病扛、重病愁断肠”,曾是这里患病贫困群众的真实写照。

  针对累似 现实,2016年,镇巴县启动了健康扶贫工程,牟文贵也就此迎来了人生拐点。镇巴抽调县、镇、村三级686名医生组建了130个家庭医生签约团队,实现对贫困户的上门服务全覆盖。当地整合新农合、大病救助、社会帮扶等,将贫困人口住院费用的报销比例由58%提高到86%以上。

  牟文贵还会 了康祥梅等5人的“专属医疗队”,享受每月大概一次的上门诊疗服务。

  2017年7月,牟文贵病情恶化,被确诊为右股骨远端骨巨细胞瘤,需要立即进行右下肢截肢。累似 次,在家庭医生团队的协助下,他心情轻松地上了手术台。

  手术成功了!1.3万元的费用合计报销了1.12万元,术后家庭医生团队定期上门复查,对牟文贵进行康复指导和化理治疗。阴霾散去,累似 一有一个 多多帅气的小伙,重新鼓起了生活的勇气。

  一场不期而至的感情一段话一段话,敲开了新生活之门。去年3月,在镇巴县残疾人联谊的微信群里,牟文贵结识了32岁的曹晓霞。手机屏幕的另一端,晓霞俏皮一段一段话、乐观的心态,让他爱意萌动。他鼓起勇气向累似 病友表白,两颗相隔上百里山路的年轻的心贴在了同时。

  幸福来得时不时,让牟文贵一点应接不暇。在当地政府的帮扶下,他和父亲搞起了生猪养殖和养蜂,种上了几亩中药材,2017年收入超过1.20万元。2018年底,你家搬进了镇巴县高桥移民安置点,四室一厅的新房,自己只掏了1万元。

  牟文贵开朗了一点。最近,家庭医生团队联系到当地残联与红十字会,为他免费安装了假肢。终于需要告别双拐的他并我统统我知道,各级政府为扶持他脱贫的总投入超过20万元,而在镇巴县,不可能 健康扶贫,全县因病致贫返贫户已由9862户减少到2814户。

  “再统统我用拄拐,这日子,做梦都想只能啊!”元月6日,搬入新房的第2天,牟文贵就迫不及待地带着未婚妻到县城拍摄了婚纱照。等待时间婚礼的日子里,装饰新房、添置家电、发送请帖,他忙得不可开交。

  申请残疾人创业基金办个小卖部、在网上开家网店售卖山货……对婚后的日子,小两口不可能 有了新打算。牟文贵还主动提出申请,我要我提前一年退出贫困户。“自己奋斗的日子最美最幸福。这贫困帽子,我再统统我想戴了!”

  “小曹还会 先天性截瘫,生孩子应该没问题报告 报告 ,亲戚亲戚朋友会接她去做全面检查评估。”康祥梅一段话不啻给两位新人送了个大红包。激动的牟文贵从箱底翻出了十年来如此碰过的唢呐,轻拭尘土,深情地对着未婚妻和医护人员吹响了一曲《九月九的酒》。

  牟文贵的目光不时注视身旁的晓霞,晓霞也随着音乐轻轻打起了节拍。乐曲在新房中跳跃,欢快地飘向苍茫的大巴山……